首页  经济导报  新晨报  导报原创 山东  看天下  齐鲁大地  热点  财经  公司  车市  证券  金融  楼市  观点锐评         
山东财经网 - 大儒商道 - 孙丕恕:看准路后拼命干
孙丕恕:看准路后拼命干
加入时间:2018-8-28 16:47:32  来源:经济导报-山东财经网

◆经济导报记者  韩祖亦  济南报道      

    以奋进者的姿态,孙丕恕大步流星地向经济导报记者走过来。充满激情与自信的他,语速很快但掷地有声:“浪潮的每一名员工都不仅仅是工作者,更是奋进者,只有奋斗才能得到真正幸福。”
    虽然自信浪潮的路越走越宽,但身为这个国内领先云计算、大数据服务商的“掌舵者”,孙丕恕依旧一刻也不敢放松。“‘创新’和‘安全’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根本。技术创新是在打造‘金刚钻’,而安全才能让政府和企业放心地把数据交给我们。”
    就在前不久,济南成为全国首个启动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建设的试点城市,海量的电子病历、居民电子健康档案等健康数据就“放”在浪潮。如何更好地运用、分析这些健康医疗大数据,为居民健康、养老“保驾护航”并确保数据安全,成为孙丕恕面临的下一个挑战。
    而孙丕恕在浪潮工作的35年里,一直都在直面挑战。

身为研发人员的坚持

    “虽然现在与过去的研发环境不一样,但精神是一样的。”如今,孙丕恕常与浪潮年轻的研发人员聊天交流,分享自己的经验与心得。这些感悟源自那些没有白天、没有黑夜的拼搏。
    “1983年从山东大学电子学专业毕业后,我就来到了浪潮。当时的浪潮还是一家从事计算机外部设备、民用电子仪表等研发生产的企业,已经连续亏损5年。我的第一个工作,就是按照IBM的样机,仿制出一台国产电脑。”孙丕恕对经济导报记者回忆道。
    那个时候,孙丕恕第一年的月薪是45块钱,第二年转正之后涨到54块,但一台电脑却要5万元。价格如此昂贵,即使在山东大学电子系里,孙丕恕也从未见过一台真正的电脑。如何仿制,从哪开始?这些现实问题都摆在面前。
    “从仿制一块主板开始,我每天都在弄电路图,怎么设计,怎么来做,不停地想。那段时间,我和其他6名同事没白天没黑夜,醒来就开工,工作到深夜,仅有的几分钟吃饭时间,就是每天的休息时刻。”至今,孙丕恕依旧庆幸那些拼搏,谈及1984年浪潮研发的第一台个人电脑0520A问世时,他的激动心情溢于言表。“这个产品当时只有美国能做,我们仿制成功,而且实现了与IBM的PC兼容,这是很值得骄傲的。而且它的价值非常巨大,从材料费来讲,当时一台电脑我们就能为国家节省几万元。”
    之后,孙丕恕带领团队成功开发出0540D微机,这在当时属国内首创,标志着国产PC的开发由简单模仿开始向独立研发转变。
    1992年,年仅30岁的孙丕恕被评为“山东省科技兴鲁先进工作者”,省里奖励了一辆奥迪100轿车、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和15万元现金。
    “那台奥迪100轿车至今仍在浪潮科技园中展示着。好多人跟我说,当时这辆车比房子可贵多了,要是用卖车的钱买几套房子,现在可就值钱了。”孙丕恕跟经济导报记者玩笑道。不过在他的内心,这辆车对于浪潮与自己在那个时代获得殊荣的见证意义,更为重大。

从实验室直接走向市场

    “我喝酒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。当时公司的销售人员只会卖电脑,不会卖服务器,只能自己上。客户不见我,该怎么办?那时候我可是没少琢磨这个问题。”这些体会和经验,孙丕恕如今也常跟公司的销售人员谈。
    就在1992年,因国外品牌大举进入,国产PC后起之秀快速成长,浪潮的PC产业发展开始走下坡路。
    “当时我是浪潮技术副总工。那个时期,服务器,尤其是大型机只有军队等核心保密机关才能研发使用,技术由国家高度垄断,民用都没有实现,更不用说产业化。但我认为,个人计算时代将逐渐向网络计算时代转变,服务器作为网络的核心,将是21世纪左右网络信息技术的关键所在。”
    为此,孙丕恕领军成立另一部门,开始独立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浪潮小型机服务器产品。经过一年的不懈努力,浪潮终于开发出第一台小型机服务器SMP2000,打破了西方国家在此技术领域的绝对垄断。
    做是做出来了,怎么卖出去呢?
    “那个时候,民用服务器主要用于银行的通存通兑业务,就是你在某一个银行的某一个范围内,一个网点开出的存单,可以在任何一个服务网点上兑现现金。我清楚记得,1994年那会,我向中国银行德州分行推销我们的服务器,我跟他们说,‘我们的服务器肯定不比你们用的差,而且这是民族品牌,谁不讲爱国呀?你们先用着,钱的事先不说’。”
    随后的近半年时间里,孙丕恕开着一辆丰田面包车,几乎天天都去“软磨硬泡”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比照检验,SMP2000完全可以替代外国品牌机,德州中行最终以每台差不多1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2台浪潮小型机。“那一天我兴奋极了,还专门在德州中行花50块钱开了一个账户,因为这是我们第一台小型机在银行的应用。可惜现在这张存折已经找不到了。”
    回顾这一经历,孙丕恕对经济导报记者感慨道,“客户真的不是你不要钱或者要钱少就跟你‘玩’的,这个行业一切的一切就是你的技术、安全和服务。”

企业家的核心是什么?

    “作为企业家,第一位的工作就是‘看准路’,找准正确的战略方向,然后就是拼命干,企业家尤其要带头干。”今年,孙丕恕为浪潮看准的“路”便是打造平台+生态的云计算3.0战略,并在5年内使浪潮服务器成为全球第一。这一目标要快速顺利实现,接下来便是拼命干了。
    数十年的发展历程中,即便在科技产业上不断突破,若战略管理层面出现失误,浪潮也不会是今天的样子。
    “这就是我说的看准路,这是一切的核心。方向找准了,浪潮的路才能越走越宽。”当初孙丕恕主导的每一步转型,都不乏反对质疑之声。“我挺感谢当初反对我的人。没人反对,想必我也做不成今天的事。”
    1997年,当众多企业还在电脑市场中奋力搏杀时,孙丕恕便率领浪潮实现了主业向服务器的转型。“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许多企业都在做PC,而我们决定放弃家用电脑,改做高端产品,走技术路线。因为随着家用电脑技术上的不断同质化以及竞争加剧,技术附加值已经很难实现了,我们的特长在技术,向服务器转型是必由之路。”回顾那个顶住一切压力的二次创业时期,孙丕恕感慨且庆幸地对经济导报记者说道。
    2002年11月,孙丕恕率领的浪潮又启动了“天梭”工程。在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后,中国商用领域第一台高效能服务器———浪潮64位天梭TS20000于2003年诞生。“这个意义非常重大,不仅解决了我国关键领域的信息安全问题,还极大降低了系统的生产与维护成本,迫使国外进口服务器连续降价达40%。”
    面对服务器领域的成就,孙丕恕并不满足,他将产业触角伸向了软件行业,并通过与微软等国际IT巨头联姻,实现产业国国际化。如今,当我国处于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产业快速发展阶段时,孙丕恕又率领浪潮以计算力激活各行业、各领域数据应用,带领浪潮成为推动数字中国发展的中流砥柱。
    “在云计算时代,计算力也可以像煤气、水电一样作为商品进行流通,而且取用方便,费用低廉。这个意义就好比是从古老的‘单台发电机模式’转向了‘电厂集中供电’模式。”在孙丕恕看来,如今世界变化快,是因为计算便宜了,计算无处不在,“就像一个人,脑子灵光,事情就做得好。”
    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提出,孙丕恕又进一步把握住了“中国方案”变成“世界方案”的“道路”。2017年11月,浪潮牵头,联合欧美科技企业及国开行、进出口银行、中信保、中非发展基金,成立全球首个由企业发起的“一带一路”数字化经济战略联盟。目前浪潮已在全球113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,浪潮云服务器市场规模位居全球第一。
    在他看来,成为浪潮“掌舵人”的这10多年,就像是3000米接力赛,“需要每一棒加速、加速、再加速,才能不断抢占制高点。”

创新、创新、怎么创新?

    “创新,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在企业的实际经营中,需要把这两个字进行量化。”孙丕恕认为,只有这样,才能让企业每一个人都真正了解何为创新。
    根据浪潮的特点,孙丕恕把创新点分解成技术、专利、行业标准等单项。“好,你说你今年创新了,那你告诉我,你研发了多少个新技术?申请了多少个专利?牵头制定了多少个行业标准?这些数据就是创新的实质。”
    在此思路下,仅2017年浪潮便申请专利近7000项,行业排名全国第一,服务器领域的全部国家标准都由浪潮牵头制定。
    研发人员出身的孙丕恕,对“人”的价值颇为看重。“这个行业的创新,依靠的是研发人员的力量。埋头搞研发,一搞就是很多年,这真的不容易,所以我们企业要给他们足够的成就感和荣誉感。浪潮的‘躺椅文化’也是对研发人员关怀的一部分,累了可以随时躺下来睡一觉,哪怕上班时间也可以,给他们充分的信任和灵活性。”
    除技术创新外,孙丕恕还谈到了商业模式创新。“在这个行当里,没有多少东西可循,跟是跟不上的,必须引领模式,你才能变成一个领